详细页面

睡在我旁边的“眼镜佘”

发布时间:2020-01-14 作者:王伟 来源:成都分公司 字号:

我的同事——“眼镜佘”,你没有听错,也没有看错,佘不是毒蛇的蛇,佘是佘太君的佘。由于这个很少听到这个姓氏,我曾经一度怀疑,他可能就是佘太君的后人。

成都的夏季,总是那样的多雨,但却带不走这7月的酷暑。第一次见到佘乔是在那个7月的傍晚,他的身影在夕阳的余辉下面被拉得好长好长,瘦弱的身影似乎都快撑不起他那宽松的灰色T恤。他就静静的站在办公室门口,一言不发。第一次见面没有过多的接触,也没有多余的谈话。只是听同事说他曾经在国外干过一段时间,仅此而已。我当时便认定这人并不好相处。直到后来,才慢慢改变了这样的看法。

成都轨道交通18号线,工期紧,任务重,区间长,设备多,且工艺要求高。7月份的我们已经进入了紧张忙碌的施工阶段。为了尽快使自己适应现阶段的施工节奏。他从熟悉每一份通信图纸开始,从系统图,到点位图,再到配线图。慢慢的他的办公桌上堆满了通信的图纸,每一份图纸上都标注着便于辨识的符号,有圆形,三角形,星型,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特殊标识,我想那是属于他自己的语言体系。那几天他总是很晚才回到寝室睡觉,直到后来跟他聊起这事,他只是说勤能补拙,其实他真的一点都不笨。

为了防止设备分错,我的“眼镜佘”每次都坚持自己到到仓库分设备。从视频监控系统到办公自动化系统,从每一台服务器再到每一台交换机他都一一进行清点,再分站、分系统地进行集中堆放。因为他的细致,全线13个车站,1车辆段,1控制中心的设备,没出一点差错。那一个月的时间,我几乎没有在办公室见过他。他总是晓风残月之时而出,披星戴月之时而归。

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同事他到底有多少隐藏的技能。他会安装设备,接光缆,修服务器,调设备。关键是,他会英语。你以为只是简单的专业术语,那就大错特错了。从设备的安装说明书,再到视频监控控制键盘的使用说明书那都不在话下。而且你根本不必惊讶,因为他不光会看,同样会说,流利的吐词,标准的发音,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眼镜佘”,不再是想象中那个不好相处的人了。我反而觉得,他踏实肯干,任劳任怨。从车辆段到控制中心,再到各个车站,他几乎跑遍了全线每一个点。从视频监控,到无线,再到集中告警,他几乎涉猎了通信的每一个系统。不过,他还是有点不好相处的,比如有点“小气”。

一天晚上,我们三个同事约好加完班后一起去吃夜宵。夜深时,“眼镜佘”叫着,“差不多了,我们走吧。”见我们两个没有动,然后他就走了,嘴里咕叨着“不去算了,我自己去,叫不动你两了。”我和另一个同事相视一笑,说着:“这怎么还跟个姑娘一样了呢,叫不动我们就走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回来了,手中提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隔着包装袋我们就能闻到美食的香味。我知道,这一定是他跑了很远才买回来的,因为这个点附近镇上早就关门了,镇上也没有这样的美食卖。

他的“小气”,其实,是热气,古道热肠,宽以待人,乐于助人。在你快赶不上回家的班车时,他会开着自己的车送你去车站,在你手上的活忙不过来时,他会主动为你分担,在你遇到难题难以解决时,他会主动帮你查找资料,解决问题。

这就是睡在我旁边的“眼镜佘”,一个带着眼镜,可爱的大男孩,又亦师亦友的好同事。

浏览次数:311返回顶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