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沪通先锋】长江大桥上的通信兵

发布时间:2020-04-14 作者:罗浩 来源:上海分公司 字号:

11公里长,步行,单程,90多分钟。

70米高,爬楼,半个多小时。

6公里漏缆,400多个支架,6000多个卡具,20多天。

这是高仕达的长度、高度和效率,他是中国通号沪通铁路通信作业队长江大桥施工班组负责人。

2019年10月8日,他第一次来到大桥,站在铁路桥面,吓得双腿发软,直接扶住了护栏。70米高的桥面上,大风吹的安全帽都快飞起来了。未来的一段时间他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完成6公里漏缆以及6种不同功能总长度达60多公里的通信传输光缆的敷设任务。光是站在桥面上行走都难以克服心中的恐惧,更何况要完成这么艰巨重要的任务。

沪通铁路长江大桥是公铁两用的过江通道,全线的咽喉要塞,控制性工程,桥上的任何一道施工都决定了线路能否按时通车。因此必须保证漏缆和光缆的及时安装。大桥有6公里长的钢梁段,漏缆是保障列车桥上行驶时的信息传输通道。2019年6月,沪通铁路项目部便着手研究漏缆安装施工方案,成立攻关小组,经过近4个月的研究,最终决定采用外伸支架附挂钢绞线悬吊的安装方案,而负责安装实施的任务交给了高仕达。

为了节约每天来回的路程时间,更好的对现场施工进行把控,高仕达主动要求住在离大桥更近的劳务队宿舍,从来到大桥的第一天起,他就开始了解决各类大桥施工难题的攻关之旅。

当时大桥刚刚贯通,车辆还不能上桥,面对70米高的大桥,高仕达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物资上桥这一难题。当他看到站前施工单位采用轮渡运送物料吊装上桥的时候,他就立刻与大桥局项目部沟通,提出了借船运货的办法,经过协调,统一将物料运送至大桥中点位置,再利用动滑轮组成功将物料拉上大桥,解决了难题。

大桥作为控制性工程,高效施工按期完成最为关键,综合考虑桥面大风、温度低、桥面高等不利因素,项目部给高仕达的工期底线是12月前完成漏缆支架的安装。因为这样的大桥施工是大家第一次遇到,高仕达在一开始的两天进行了施工效率测试,发现五人一组一天最多可以安装6个钢梁上的支架。最终决定,每天投入3组,20多天就完成了400个支架的安装,比项目部预期节点整整快了1个多月。

高效之外,施工安全是高仕达最为重视的。“每天一上桥,我都要提心吊胆。”高仕达说。

6公里的钢梁段,其中有2.4公里是悬在70米高的江面上,没有支撑点,施工人员需要再搭4米高的脚手架才能施工,同时由于漏缆的特殊性,施工中还要保证漏缆不落地磨损,施工安全和设备保护要求极高。高仕达为了及时掌控现场进度和提醒大家安全防护,在各个施工小组间不停来回巡查,那段时间,他日均步数高达4万多步。

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人力组织受限、工期被严重压缩,2020年3月4日,中国通号沪通铁路项目部掀起了大干热潮,高仕达在3月22日带领班组完成了大桥的最后一道关键工序,60多公里光缆全部敷设完毕,圆满完成了项目部交付的任务:让全线的控制性工程沪通铁路长江大桥的通信施工没有“卡脖子”,为全线抢工期、保开通、创精品攻坚战创造了有力条件。

 

浏览次数:180返回顶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