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发布时间:2020-07-30 作者:杨志明 来源:广州分公司 字号:

每次暑假回家,倘不出意外的话,总是可以听到蝉鸣的,运气好的话可以听一整天。这些夏天的使者们乐此不疲,恰巧我也乐此不疲。但我也知道,这不再是去年或前年或更早时的蝉了,它们已经飞走了。蝉只属于一个夏天,它们是夏虫,不知春秋,亦不可语冰。

茂密的蝉声又在茂密的枝叶里响起了,一段段拼命的鸣叫声混合着热浪弥漫在空气里,牢牢占用着听客的耳房。许多声音里,总会有一只特别响亮,高昂。它骄傲地纵情高歌,势要把周围的声音都比下去,但时间总是很难持久,别的一处的风头就渐渐盖过了它。于是,这些声音就此起彼伏,与时迁移,在不同的地方达到最高点,仿佛绵延的群山。它们一个个都鼓足了劲,争取唱到舞台的中心,唱出猗郁的夏天的喜悦。有人可能会觉得单调吵闹,甚至意欲捕鸣蝉,但你若了解它们,你肯定会对它们肃然起敬。因为它们都是受到生命之神眷顾才得以生于斯,长于斯,歌唱于斯的勇士。

这些蝉在地底蛰伏了几年甚至十几年,期间以蛹的形态存在,生命的有无完全寄托于外部的环境,听天由命般静静等待。终于熬过这段漫长的黑夜,破土而出时,天敌们却早已经在这等候,许多还没来得及蜕皮羽化便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只有极少部分来到了树梢,完成羽化,迎接朝阳,啜饮晨露。尔后又要经历数次脱壳,每次脱壳都是最脆弱最紧张的时候,若是在脱壳时双翼展开受到干扰,可能一生无法飞翔,无法发声。若顺利完成了最后一次脱壳,便成长为成虫,便能发声,求欢繁衍,而生命也将走向终点。

现在耳畔的歌声正是那些快要完成这趟伟大旅行的勇士们奏响的生命之歌,热情洋溢,欢声激荡。经历无数危险,它们在这里到达生命的高潮,体验生命的自由,也体验生命的结束。过完这个夏天,它们就会销声匿迹,零落成泥,重新回到地底。虽然明年还会有蝉声响起,但已不是此刻的蝉了。我默默地听着这些声音,感到无奈但又心存敬畏,于我们烦闷冗长的夏天,于它们却是生命的盛夏。

浏览次数:244返回顶部
相关新闻